原创 新生代舞者开创东北秧歌新意象jealousvue熟睡入侵

中新网长春6月10日电 题:新生代舞者开创东北秧歌新意象

中新网记者 郭佳

在中国提到东北秧歌,人们常会联想到舞动花手绢的演员和热烈而逗趣的表演,总体而言是一种通俗、接地气的表演。近日,记者走进长春人文学院,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东北秧歌表演,新生代舞者为东北秧歌赋予了瑰丽的想象和浪漫的隐喻。

“我们不是推倒一切重来,而是希望为东北秧歌开创一种新可能。”长春人文学院音乐舞蹈戏剧学院舞蹈系主任张万励说。

张万励没有说大话,她与王小燕、王艺盟、肖绅明组成的编导团队和她的学生们,凭借《姥姥的田》《冰凌花》两支东北秧歌舞蹈作品两夺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奖,在业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6月6日,吉林长春,长春人文学院的学生排练东北秧歌《冰凌花》。(资料图) 张瑶 摄

最近一段时间,张万励正带领20多名“00后”舞蹈演员紧锣密鼓地排练《冰凌花》,为即将在湖北襄阳举办的全国第七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做准备。

东北秧歌起源于中国北方汉族人插秧耕田的劳动生活,同时吸收了农歌、武术、杂技、戏曲等艺术形式,发展出稳中浪、浪中艮、艮中俏的独特审美意蕴和强烈地域色彩。

张万励从6岁起学习东北秧歌并为之着迷,29年来手不释“绢”,办公室里摆着各种秧歌道具。她对家乡东北的乡土文化有深厚的情愫。这两支舞蹈作品都以“王小燕东北秧歌风格”为基调,分别讲述“姥姥”与“冰凌花”的生命历程,进而引发观众对人与土地关系的思考。

王小燕是央视春晚《红高粱模特队》里的“小辣椒”,现任吉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她看过《姥姥的田》后欣然加入了编导团队,与张万励、王艺盟、肖绅明组成“黄金搭档”。

张万励认为,传统的东北秧歌擅长表达欢快,却不擅长表达深沉的情感,王小燕鲜活灵动、火辣热情、刚柔并济、洒脱大气的表演风格恰好弥补了这个短板,为东北秧歌创编打开了新思路。

作为东北秧歌的新生代代表,张万励还希望赋予东北秧歌更多的现代性。编导团队大胆运用了现代的表现手法、叙事方式,努力营造新意象。比如,在《姥姥的田》中,草帽这一道就具有多重意象,一会儿是戴在头顶的遮阳帽,一会儿是背在背上的“婴儿”;一会儿是“我”与“姥姥”打闹时的情感纽带,一会儿又像飞扬的“手绢”。

这两支舞蹈作品虽然只有短短七分钟左右,但很多观众都产生了一种看舞剧的感觉。张万励说,这一方面是叙事结构、光影调度、音乐氛围的原因,另一方面源自孩子们的表演。

《冰凌花》中有一幕表演很打动人。为了更好地表现冰凌花破土而出的瞬间,演员跪地上、把扇子花塞进嘴里,再猛地抬头,很有艺术张力。这个动作是编导与孩子们从上百个动作中“磨”出来的。

6月6日,吉林长春,长春人文学院的学生排练东北秧歌。(资料图) 张瑶 摄

谈到这群“00后”弟子的表演,张万励说,她们像东北秧歌一样,有时会被外界的固有印象困扰,但她们通过不断的努力打破质疑,真正把东北秧歌的艮劲儿、美劲儿、泼辣劲儿运用在了生活中。

由于在东北秧歌上的不断创新,2020年,长春人文学院获批中国教育部中华优秀文化(东北秧歌)传承基地。

张万励透露,目前创作团队正在构思新作品,与《姥姥的田》《冰凌花》组成“土地三部曲”,继续冲击“荷花奖”。(完)

  作为宣讲员,最重要是做到三个“立”。第一是“立”足党的二十大报告,当好报告的“翻译官”,不让生硬的文字阻碍百姓对政策的理解,不让生硬的描述阻碍百姓对生活变化的感触,讲清楚国家未来发展的方向和目标;第二个“立”是立足本职工作,将本职工作与民生结合起来,讲好自己的故事;第三个“立”是立足本土故事,茶山有丰厚的人文资源,可以立足家门口的人和事讲好茶山故事,寻求茶山人的共鸣。

  崔光灿也认为,住房按套内面积销售或按套销售,更有利于保障购房人的权益。他提出了另外两点原因,其一,由于公摊面积没有规范性标准,可大可小,且透明性不足,可能会损害购房人权益;其二,购房不仅要考虑交易成本,也需考虑使用成本。“后面的使用费用如暖气费等,如果按建筑面积分摊也不尽合理。”

  该机制将以公布票价为上限,综合考虑季节、日期、时段、旅速、席别等因素,实行不同幅度的折扣浮动,合理确定执行票价,充分体现优质优价。

  5月7日上午,茶山镇党建办工作人员回应南都记者,经过考察了解,胡素婷工作能力挺好的,符合此次晋升条件。茶山镇住建局回应南都记者称,“(公示通告)是真的,(胡素婷)与同事相处好,工作能力强。”

  例如,在贵州黔西南州,2000年6月出生的丁雕已任晴隆县光照镇副镇长。在江西吉安市,“准00后”选调生黄左梦琪已经出任吉安县永阳镇副镇长。

  长期以来,我国商品房销售中普遍附加公摊面积。有统计显示,我国目前商品住房公摊面积普遍在20%~30%左右。对于一二线城市购房者而言,二三成的公摊面积意味着动辄百万元的支出。与此同时,由于计算方式不透明、少数开发商“暗箱操作”、产权和收益权不统一,也让公摊面积成为房地产交易过程中多年饱受诟病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