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云南怒江建州70周年:峡没带套让班长捏了一节课怎么办谷生活 心花“路”放

中新社怒江6月9日电 题:云南怒江建州70周年:峡谷生活 心花“路”放

作者 陈静

从中国云南西北部的保山市出发,高速公路一小时车程,就到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泸水市。

这条从保山通往泸水的高速公路,于2021年初通车,是地处中缅滇藏接合部、藏在横断山脉千沟万壑褶皱中的怒江州,有史以来通往外界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2024年是怒江州建州70周年。走进怒江州,变化在路途中就已显现。

从泸水出发,沿着怒江美丽公路一路前行,直达“人神共居”的世外桃源丙中洛,沿途碧罗雪山、石月亮、老姆登、老虎跳以及汹涌澎湃的怒江水美不胜收,组成一幅波澜壮阔的山水画卷。

作为中国最长国道219国道的组成部分,2019年以前,这条将近300公里的路段还只是沙石、砾石和柏油混杂的无等级公路……怒江全州98%以上的面积是高山峡谷,修路架桥异常艰难,长期与外界隔绝,经济发展迟缓。

3月25日,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市“腊娜瓦底”乡村振兴示范园一期项目。(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李嘉娴 摄

“要致富,先修路,路都不通怎么发展?”怒江大峡谷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孙海明参与过怒江的公路建设,如今依托泸水市秤杆服务区打造“腊娜瓦底”乡村振兴示范园。该示范园区提供农耕体验、儿童游乐和江边民宿,还开发了竹筏、漂流、溜索等体验项目。五一期间试营业,游客反馈超出预期。

在孙海明的印象里,2019年底怒江美丽公路试运行,随后大(理)瑞(丽)铁路大理至保山段、保泸高速先后通车,怒江州迎来历史最好通达条件。沿美丽公路自驾游怒江,已成为越来越多“驴友”的选择。

在福贡县石月亮乡拉马底村的高山峡谷溪流间,各种露营帐篷散落在满山苍翠中,不远处的峭壁被开发成攀岩区。

3月25日,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石月亮乡拉马底村的星谷营地。(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李嘉娴 摄

“结合当前自驾游、户外露营热潮,我们启动了农文旅融合发展项目,于2023年5月落地。”石月亮乡原党委书记李燕娜介绍,按照规划,石月亮将在三个村小组分别打造帐篷营地、酒店、户外探险、文化展馆,农特产品销售中心、科考研学体验等项目。其中,拉马底星谷营地自2023年10月试运营以来,吸引香港、深圳等地400余名游客体验。

“我们走出了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子。”李燕娜说。

沿美丽公路抵达贡山县,再改道独龙江公路继续向北,就能来到怒江州的最深处、位于中缅边境的独龙江乡。

3月26日,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迪政当村独龙族妇女一起织独龙毯。(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李嘉娴 摄

70年前,还是刀耕火种的独龙族,交通基本靠走,遇崖搭天梯,过江靠溜索。直到2014年,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独龙族彻底摆脱大雪封山历史。2018年,这个从原始社会走来的古老民族实现了整族脱贫。

如今,游客纷至沓来,独龙江景区已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当地通过与上海一家服饰公司合作成立织女工作室,独龙江乡妇女织编的独龙毯被加工成抱枕、包袋、披肩等产品,远销英国、荷兰等国家。

“过去独龙江不通公路,想出去很难,进来更难。”34岁的独龙江乡妇女碧玉花回想起过去的日子,更加感激今天的幸福。去年她刚去上海学习了独龙毯的配色、纹样知识,今年一季度织女工作室的订单量就已经是去年全年的2倍,生活越来越有奔头。(完)

  “发病大增,即将进入流行期。”截至10月29日,吉林长春、河北邯郸、福建厦门等多地疾控发布流感流行提示。今冬明春,我国呼吸道传染病存在交互或共同流行的风险。

  收到复信一个多月后,莫耶、麦克马伦以及一众飞虎队老兵家属开启了访华之行,他们的目的地包括北京、重庆、云南昆明、广西柳州等。

  芜湖也在新政中提出对“商转公”贷款实施动态管理机制:当住房公积金个贷率低于85%(含)并持续3个月,可开展“商转公”贷款业务;当个贷率高于90%(含)时,可采取相应调控措施,暂停或控制“商转公”贷款业务规模。(完)

  “商转公”的队伍正在持续扩大中,2023年以来,重庆、黑龙江哈尔滨、江苏徐州、江苏盐城、江西赣州、安徽蚌埠等多地对“商转公”贷款予以支持,政策主要包括恢复“商转公”业务、明确“商转公”办理条件、降低相关门槛等方面。

  上述报告提出了多项要求,包括要坚定维护国家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提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能力,严密防范系统性安全风险,严厉打击敌对势力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等。

  会议强调,促进金融与房地产良性循环,健全房地产企业主体监管制度和资金监管,完善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一视同仁满足不同所有制房地产企业合理融资需求,因城施策用好政策工具箱,更好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设,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