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海角社区ID:1120.7126桥跃大江 过江再提速(经济新方位·重大工程一线)

长江下游,碧波奔涌,百舸争流。江苏泰州长江大桥与江阴长江大桥之间,一条钢铁巨龙横卧江面,蔚为壮观。

这是长江上又一座“超级工程”——常泰长江大桥。6月9日,随着主航道桥钢桁梁合龙段焊缝焊接完成,常泰长江大桥正式合龙,实现全桥贯通。大桥全长10.03公里,刷新多项桥梁世界纪录。明年上半年建成通车后,江苏泰州到常州的车程将从1个多小时缩短到20分钟,大桥将成为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

跨越滚滚江水,隔江相望的常州和泰州,历时近5年终于“牵手”。

世界最大跨度斜拉桥,最大跨度公铁两用钢桁拱桥

过江通道与黄金航道相互适应

大桥监控指挥中心临江而建。站在二层露台凭栏远眺,只见一座钢结构大桥笔直延展、伸向对岸。

常泰长江大桥由一座钢桁梁斜拉桥、两座钢桁拱桥和一座连续钢桁梁桥组成,工程规模巨大,成为中国桥梁建造中的一项标志性工程。

1208米——世界最大跨度斜拉桥。

“大桥地处长江下游,往来航船如织,需要满足5万吨级海船和10万吨级散货船通行条件。”江苏省交通工程建设局常泰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现场副指挥长尹震君说,为了保障通航安全,桥梁主跨必须一跨过江,拟定的主跨跨度从980米、1120米、1148米增至最后的1208米,为的便是实现过江通道与黄金航道的相互适应。

跨度越大,要求桥塔越高、沉井越深。放眼整座常泰长江大桥,南北两座“钻石型”桥塔高耸入云,高达350米;江面以下64米,面积相当于13个篮球场大小的两个巨大沉井扎根江中,确保大桥结构稳固、安如磐石。

388米——世界最大跨度公铁两用钢桁拱桥。

沿着引桥一路前行,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南北两侧拱桥。为了满足沿线港口、码头运输的通行需求,常泰长江大桥除主跨1208米的主航道桥外,分别在泰州泰兴天星洲和常州录安洲设置了专用航道桥,与主航道桥一起,共同服务长江黄金水道。

以天星洲专用航道桥为例,全长727米,其中主跨达388米,超越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跃居世界首位。为保证受力强度,专用航道桥采用钢桁拱桥结构形式,建设中使用约4万吨钢材,接近国家体育场鸟巢钢结构总用钢量。

三位一体,实现世界最大规模多功能荷载非对称布置桥梁。

中铁大桥院常泰长江大桥设计负责人郑清刚告诉记者,在长江下游宽广的江苏段江面建造桥梁,最大挑战是如何高效集约利用长江岸线及周边土地。

为了节约岸线资源、保护长江生态,设计者“自我加压”:大桥采用上下双层布置,其中上层桥面为双向六车道高速公路,下层上下游侧分别设置为双向城际铁路和四车道普通公路。公铁合建、三位一体,不仅大幅提高了桥梁综合运输能力,也成就了长江上首座集高速公路、城际铁路、普通公路于一体的过江通道。

配备“超级装备”、应用“超强材料”、打造“智能工程”

中国制造支撑中国建造

大桥项目规模庞大、体系复杂、结构多样,面临水文泥沙、地形地质和通航、航空限高等诸多技术难题。多个“世界之最”的实现,源自设计、施工、管理上的不断创新突破。

配备“超级装备”,投用全球最大吨位桥面吊机。

5月29日,长江江心,随着巨型吊机发力,数十根吊索提起最后一节钢桁梁缓缓上升,经过2个多小时吊装,这个大“积木”顺利“卡”进空位。至此,历经近16个月,大桥吊装全部完成。

“建桥就像搭积木,每一块钢桁梁都好比一块积木,需要一段段拼接到位。”中交二航局常泰长江大桥项目常务副指挥长种爱秀说,别小瞧这块“积木”,常泰长江大桥主跨长、双层桥面重量大,全桥共有91个大节段,最大单体重量达到1866吨,传统吊机根本吊不动。

去年9月,由中交二航局参与研发的1800吨级全球最大吨位桥面吊机投入大桥建设。新型吊机不仅“力气大”,最大起重量为2000吨,最大起升高度80米,相当于一次性将1400台小轿车提升至25层楼的高度;还“很聪明”,能实时监控施工状态,并可远程管理与调控,提升吊装性能60%以上。

应用“超强材料”,满足超长超重斜拉索施工。

乘坐升降机步入上层桥面,桥身宽阔延展,主塔高耸,一根根粗壮的绳缆均匀排布,将二者紧紧相连。这便是主桥的关键受力设备——斜拉索。

项目自主研发的斜拉索抗拉强度高达2100兆帕,相当于在一个拇指指甲盖上停了15辆小轿车。起吊、悬挂、对接……9个多月里,施工人员配合吊机,在300多米的主塔上“穿针引线”,将由400多根直径仅7毫米的钢丝组成、平均重量约100吨的斜拉索,一根根精准挂在桥面上。312根斜拉索如同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让大桥凌空江上、稳稳伫立。

打造“智能工程”,提升建设品质和施工效率。

纵览大桥施工全程,智能技术贯穿始终——在构件预制上,投用国内首条钢桁梁全过程智能生产线,自动化焊接率由50%提升至90%以上;在主塔施工中,创新研发部品钢筋智能建造技术,变“桥上施工”为“塔下作业”,使高空作业人员减少超60%,生产效率提升近40%;在拱桥建设时,全桥布置518个智能传感器,实时监测预警施工过程,合龙精度控制在2毫米以内。

“以安全监测、智能装备、项目管理、施工工艺为出发点,依托5G、大数据、物联网等信息技术,项目实现了对常泰长江大桥建设全过程的‘可知、可测、可控’。”中交二航局常泰长江大桥项目总工程师康学云表示。

有力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缓解“过江难”,交通“补短板”

站上主航道桥塔远眺,30公里开外,泰州长江大桥和江阴长江大桥分列两侧。溯江而上,南京长江大桥、润扬长江大桥,桥桥飞架;顺流而下,苏通长江大桥、崇启长江大桥连通两岸。

壮美长江,飞虹遍布。为何再建大桥?

在泰兴七圩渡口,一辆辆客货车正通过闸机、有序排队,等待乘轮渡前往常州。常州和泰兴隔江相望,走轮渡,通过量小,还易受天气影响;但若不乘轮渡,只能绕行泰州大桥或江阴大桥,通行时间约1.5小时。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过江运输需求增加迅速,过江通道供给不足的矛盾日益显现,特别是江阴长江大桥、苏通长江大桥等过江通道,交通量严重饱和。”江苏省交通运输厅有关负责人表示,建桥不仅能缓解群众“过江难”问题,也是交通“补短板”工程。

长远来看,大桥的建成将有力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常泰长江大桥北接沪陕高速公路,南接江宜高速公路,大桥建成后,将形成一条新的南北向通道,提升路网整体运行效率,更好服务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目前,江苏过江通道累计建成18座,在建10座,沿江两岸设区市之间均有过江通道直通;到2025年,已建、在建过江通道将达到30座,届时将基本缓解过江交通问题。

(人民日报)

  她表示,刚刚结束的公众咨询表明,香港社会各界对23条立法有强烈共识。23条立法惩治的是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将依法保护香港居民,根据香港《基本法》和有关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有关规定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外国在港公民、投资企业也依法受到保护。23条立法域外使用完全符合国际法以及各国各地区的普遍实践。有关国家秘密和外部干预的定义,充分考虑香港特区实际情况及各国通行做法,合理合法,无可非议。

  中国经济的底气来自于多个方面。一是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优势,既发挥市场经济的长处,又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为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二是有超大规模市场,中国人口达14亿,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未来十几年将达到8亿人,消费需求广阔且增长潜力巨大。三是有配套完整的产业体系,中国是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2022年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约30%,产业体系配套完整的供给优势对中国经济保持强劲内生动力发挥重要作用。四是有大量高素质劳动力。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向“人才红利”提升,人才资源总量、研发人员总数均居全球首位,高技能人才超过6000万,每年1000多万大学生走入社会,这些都是中国发展的独特优势。五是绿色转型卓有成效,中国过去10年以年均3%的能源消耗增速支持了6.6%的经济增长,是全球能耗强度降低最快的国家之一,“绿色经济”已不是赔钱经济,而已成为新的增长源。六是科技创新能力不断增强,高新技术企业数增加至约40万家,独角兽企业数量居世界第二,2023年全年发明专利授权量92.1万件。综合上述因素,我们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毛宁指出,香港国安法制定实施的三年,正是香港从由乱到治走向由治及兴的三年,也是国际社会对香港前景投下信任票的三年。23条立法通过后,香港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开放将得到更好保障,广大香港市民和国际投资者都将从中受益。美国自己出台了大量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却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泼脏水、贴标签,完全是赤裸裸的政治操弄和虚伪双标。

  上述报道显示,原任山西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兼),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的李成林,已出任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首先要坚持伙伴定位。随着中国不断发展,中日在一些产业领域开始出现竞争,我们也感受到部分日本企业对此心存顾虑和防范。但毫无疑问的是,合作共赢仍是主流。这次两国领导人旧金山会晤最重要的成果,就是重新确认了全面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定位。那么体现在经济领域,就是要坚持互为合作伙伴属性,继续高举合作共赢的旗帜,不能让输赢多寡的竞争逻辑主导和定义中日经贸关系,而是要在更广阔的合作中相互促进、彼此成就。

  近日,驻日本大使吴江浩接受日本知名财经刊物《财界》杂志专访,重点介绍中国经济形势和光明前景,并就中日关系及有关问题阐明立场。专访内容如下: